• Jun 01 Sun 2008 19:12
  • 自殺

長庚護士 在家放血自殺 2008/5/24
基隆長庚醫院護士蔡玉婷昨天被家人發現以輸血導管放血自殺,她留遺書說,「死後卡債就一筆勾銷」。警方懷疑她為了幫忙家裡減輕貸款欠下卡債,因為壓力太大走上絕路。
警方調查,蔡玉婷(卅一歲,未婚)被發現時右手臂插著醫院使用的輸血導管,另一端接到身旁垃圾桶,桶內已約有半桶鮮血,自殺手法特殊。
蔡玉婷在基隆長庚醫院工作七年,是醫院血液透析室的護理人員,在家排行老二,與父母同住瑞芳鎮深澳路,姊姊跟妹妹都已婚,住娘家附近。前天她向醫院請假,昨天她父母一早出門賣魚,下午三時許,妹妹回家發現她躺在床上放血自殺,救護車據報趕到,蔡玉婷早已失血過多死亡。
蔡玉婷留遺書表示對不起父母,因為生活過得很累,希望死後與銀行的債務可以一筆勾銷。遺書中還提到她已報稅,應該可以退稅,留給父母當家用。遺書旁還有一張銀行的卡債清償協商相關資料。
家屬對蔡玉婷自殺感到難以接受。家人說她很孝順,賺的錢大都拿回家,今年春節大年初一還主動回醫院值班,因為可以多賺些加班費;不知道她欠銀行卡債,更不清楚欠多少錢。
蔡家的親戚深澳區漁民代表黃文塗表示,蔡父原本從事漁業,幾年前因雇用的大陸漁工逃跑,依規定不能再雇用大陸漁工,造成漁船無法出海作業,貸款買的漁船最後只得變賣還債,經濟陷入困境。
也有鄰居說,蔡父曾向高利貸借錢,死者為了改善家計及幫父親還債,才會瞞著家人刷卡借錢欠下卡債。
動脈放血 10分鐘要命
【記者邱瓊玉/台北報導】基隆長庚醫院護士蔡玉婷以輸血導管放血的少見方式自殺,可能與她在血液透析室工作的專業背景有關;醫師指出,一個人的血液約占體重的十三分之一,失血四到五成就會休克,嚴重些會因器官衰竭死亡。
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急診室主任李斌州表示,以醫院用的輸血導管放血自殺,若是從靜脈放血,因流速較慢,約血流卅分鐘以上才會死亡;但若是動脈,十分鐘就會要命,通常出現休克。血液流失百分之廿時,會覺得心跳變快,全身冒冷汗、不舒服;繼續失血下去,腦部會因缺氧而意識不清,最後因失血過多死亡。李斌州強調,生命可貴,面對困境,任何人都不應放棄希望。
 
這則新聞報導出來,我已經看過了。
過兩天,有同事問我知不知道長庚護士的事情,我說我知道。
我同事說:『我覺得他好勇敢喔。』
其實我也這樣覺得,關於自殺,我在好幾年前也曾經想過,我也仔細琢磨過很多條自殺的方法,這個方式,也是我以前想過的。
我相信,醫護人員要自殺,想死的一定會成功。
我想到了,我八年前同樣自殺的學妹『和靜』,不過她是在宿舍自殺。
我想到阿築打電話來跟我說,『西瓜』她自殺了,他去參加他的公祭了,所以打電話來順便問候一下我,看我是不是還活著。
 
我也有過一陣子,感覺很長很長的時間,天天都想著自殺這件事情,所以我想過很多很多的方法,怎樣死比較不會痛苦。
我知道我是得憂鬱症了,所以我試著調整自己的心情,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自己的男朋友自己的情緒。
也在MSN上跟他說過了,我每天都想著自殺這件事情。記得他說,那他怎麼辦?我知道我男朋友是沒有什麼力量可以拉我離開那種情緒。
我也無法把我的情緒帶給他,他總認為我應該處理好自己的事情,尤其是情緒。
那時候,每天除了上班下班,回到宿舍,上網睡覺,出門買便當,到男友家,再也沒有其他的活動。
沒有出去逛街,買東西。當我改善之後,我又再度去美容中心做臉時,那邊的小姐,拿著我的簽名單跟我說,我已經整整兩年沒有去做臉了。
我想,我也整整兩年沒逛街,出去活動。感覺有很長很長的時間,一回到房間,睡覺時候就開始哭,醒來上大夜班時,也開始哭,哭完了再去上班。
也失眠,除了玩線上遊戲,就是吃安眠藥睡覺。
真的離職之後,我才知道原來我們那個大夜班的固定班底,好像大家都忽然變成這個樣子,只是大家沒提,直到要離職了,才說起這個原因。
我想,是不是忽然間,大家都忽然中邪了?當時曾跟男友說過,我想要換工作,男友覺得那是我的選擇,不需要問過他的意見。
我不知道是他表達不好,還是真的這樣認為,他說反正我只是想脫離那個環境,從來就沒思考什麼原因。其實我心裡很受傷。
 
最近提到這件事,朋友說,我那陣子憂鬱症,我男友在幹嘛?幹嘛?他能幹嘛?他什麼都不能幹嘛吧?
朋友說,難道他都沒想過要幫妳什麼?替妳做什麼?想?他會想嗎?他想不出來,也不想做吧?
我跟朋友說,男友他有他的工作壓力,而且這是我自己的事情,我要自己解決,而且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幫我吧。
朋友斬釘截鐵的又跟我說一次,他真的不愛妳。
『一個愛妳的男人,怎麼可能放妳一個人沈浸在那樣的情緒那麼久呢?』
『其實,我也沒跟他講很多,他不懂,而且他會感受到我給他的壓力,他又會更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我。』我說。
那我室友呢?我那時候好像沒有室友跟我一起住耶,房間只有我一個。
朋友跟我說,如果是他,他會怎麼做,他絕對不會放我一個人在那樣的情緒裡。
朋友說他以前女友的媽媽,也是憂鬱症,在他女友不在台灣這些天,他天天都會去敲他家的門,確定他媽媽還活著沒事。
我說,我是有病識感的,我知道我自己是怎麼了,也知道什麼該做,什麼不該做,我是念醫護的。
我也有遇過憂鬱症的朋友,我知道那種情緒是連自己都會陷下去,拉不起來,所以我知道我男友更不可能幫我,不怪他。
朋友說,為什麼我老是要幫他說話。否定他,好像就是否定自己一樣,所以,就會幫他說話。
創作者介紹

冰天雪地

雪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一片空白
  • 有憂鬱症的話,
    別人真的幫不了什麼,
    就跟減肥一樣,
    能減肥成功的一定是自己有某種程度的覺醒,
    光靠別人沒有用,
    不可能指望我自己吃下食物,
    脂肪卻長在別人身上。
    我自己有憂鬱症的時候也是自己找答案,
    別人絲毫幫不了忙。
  • 所言甚是,在洞裡,也要自己想出來,別人才能拉你一把,自己不想出來,別人也無能為力。

    雪妖 於 2014/08/05 15:26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