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開了過年的人潮時段,在前幾天我回高雄去了,掐指一算,我六個月沒回家了(迷之聲:不孝女!!!)
 
回家沒什麼特別的事情,我大多時間都是呆在家裡。
跟國家政務要員(註一)、海陸阿築、龍三個人說要回去,看他們何時有空在約時間出來吃飯、喝茶。
 
只有國家政務要員找我出來,算一算好像最少也有六七個月以上沒見面了,剛好有高雄的元宵開幕點燈,所以他就約我一起去看了。
然後國家政務要員跟我約七點,後來打電話跟我說,他八點有事情,可能之後就沒空陪我了,問我有沒有關係?
哈哈,都認識十幾年了,怎麼會在意呢?只是心裡想,真不愧叫他國家政務要員,忙得很哩。
 
高雄的開幕煙火真的不錯,場地夠大,人雖然多,可是不會擠,視野也很好,我們還去領了燈籠。
之後一起去走愛河的周邊,看看國小、國中、高中、社會人士的燈籠成品,順便等國家政務要員的女朋友從台中回來。
看了燈籠的感想是,我們國家未來的幼苗實在太厲害了,才國小而已,就可以做出相當不錯的燈籠,還比國中高中組的更好,還有相當有時尚感的燈籠,沒有照片,所以沒有辦法貼上來給大家分享。
而後發現,愛河周邊有好多跟以前不一樣東西,國家政務要員跟我說,這些都已經很久了,是我每次回高雄只會呆在家裡,不出門所以才不知道。
最後我們坐在愛河的周邊看著遠方,然後聊著彼此最近、還有一些觀念想法,不過很快的,他女朋友已經到了,在走出去接她的時候走散了,我就直接回家了。好似,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講完。
 
看來我不太會寫遊記,有人說他擅長事物的描寫,我卻擅長描寫內心的感覺,但是他卻能清楚的說出她的感覺,我卻內心充滿情感卻無法清楚說出。其實這次出去有很多很多的想法跟感覺。
 
在日本,年輕情人喜歡一起看煙火,因為煙火跟愛情一樣短暫,就跟櫻花一樣,因為在最燦爛的時候就消失,所以愛情就變的更唯美。
煙火這種東西,一個人看一點意思也沒有,煙火很快就會消失,所以才要和重要的人一起看,忘記煙火的樣子和顏色也沒關係,可是會一直記得在身邊重要的另一個。
和重要的人在一起擁有的時刻,記憶才是無可取代。
當我看著煙火時,空著的手握不到什麼,心裡面也少了些什麼,眼中看不到另一半眼中的溫柔,身邊喧嘩的叫聲、熱鬧的場景,似乎產生了對比。
 
註一:我給IJ新的稱號。認識他十二年了,永遠也搞不懂她的工作是什麼,上次問他,他說在寫一些措施方案,然後賣給政府。這次問他,他說他自己開公司,寫一些企畫案,有政府的,也有民間的(OS:那到底是什麼工作?)。
 
後續,原本阿築也有打電話給我要約喝茶,不過是最後一天我要回台北,等我看到他給我的未接來電時,我已經準備要回台北了。阿築說,下次可能再見到已經是牛年了吧!!(或許吧)
龍他都上大夜班,他叫我去他家吃飯讓他請,不過我還蠻懶得,哈哈。
真不知道我們這一群12年感情竟然是這樣維持的,真是難得。

雪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