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年又要到了,每年到了差不多的時間,總是免不了一場爭奪戰。
今年的過年,有三個媽媽放產假了,原本已經人力不足,更顯的不夠了。
那天聽同事再討論,實在很討厭過年,每年過年都要為了班的問題,煩很久。
今年過年我選擇不放假留在台北上班。
有朋友問,不回家不會怎樣嗎?
反正又不是第一年不回家了,他們應該習慣女兒已經丟失很久了。
做我們這行的本來就是這樣。沒有過年過節的權力、沒有生病的權力、連家人生病的權力都沒有。
大家都有很深的感受,有時候聽同事說,他小孩生病住院,自己卻要來照顧別人,卻不能照顧自己的親人,心中的那種難過感、與不捨。
任何工作都有好有壞,當別人很羨慕我們工作穩定,但是我們工作性質就是這樣,可以接受才來做。
其實也很感謝我的父母,都很能接受我這樣的工作,其實在他們的觀念想法裡,有工作做是一件好事情,他們反而看不慣在家遊手好閒。
 

雪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